DSC_9057.jpg  
前排右二為作者傅靜華

別再找骨頭的麻煩
【撰文】傅靜華 / 精神健康家族成員

 我骨折的手,經過近三個月罷工,看樣子就快要康復了。昨天我洗了個頭,並使用吹風機吹出一個還不錯的髮型,我一向的習慣自己洗頭,這個做了好幾十年的動作,卻在一次意外跌倒中變得如此困難。

 很難想像同一個人可以在四年內因跌倒而骨折兩次。頭一次是右脚,骨名叫脛骨和腓骨。最近這一次是左手,骨名叫橈骨,真是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拜託老天爺可不可以不要再讓我認識除了排骨以外其他骨頭的名字了!
 
 其實四年前因爬山在階梯上斷腿的經驗,雖然恐怖,卻也偷偷的小開心一下,因為我幾乎驚動了所有關心我的人。我發誓絶對不是為了他們所帶來的蘋果和雞精,而是那種深深被愛的感覺。可是這一次呢?為了天空突然下起大雨,我撐著傘,脚上穿著夾脚拖鞋,另一手拉著買了過多的菜籃車,匆匆趕往附近銀行想要順便繳個管理費,就在那該死的水溝孔蓋上,一秒鐘的時間災難發生了,當下我看著自己變形的手腕和掉落一地的蔬菜水果,丟臉的坐在地上,我真的生氣了,更可笑的那天居然正好是12月24日平安夜。

 三月份精神健康基金會所辦的讀書會,指定導讀的一本書(書名是不藥而癒)裡寫著,世界上沒有「意外」,所有的「意外」都是信念的「意內」,沒有所謂的天外飛來的橫禍這種事,當事故發生時,我們要問自己的不是我為什麼會這麼倒楣遇到這樣的事件?真正該問的是我為什麼創造這樣的事件?

 退休五年了,接二連三的摔跤事件(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還不包括這段期間一兩次未傷筋動骨的運氣跤)所代表的實相究竟是什麼呢?我在忙什麼呢?還是應該說我在慌張什麼呢?讓我必須以跌斷骨頭的方式喊「暫停」。或是我打心裡就不耐煩這種沒有價值感的生活品質?

 在與我同年齡的朋友都還堅守工作崗位時,我優雅的退休了,吸引了多少羡慕和懷疑的眼光,或多或少在這種眼光的注視下,我期許自己有個充實的退休生活,可是長時間以來我的生命是依賴在忙碌的工作裡面,那是我的生活重心,是我存在的價值,抽掉工作,生命是失焦的。

 養傷的這些日子,碰上一接着一個的寒流,我用剩下的那雙好手和壞手的替代品­­嘴巴,打理起碼的生活起居,思考着現在我的生活重心,就是這麼簡單,那些原本生活瑣事,吃飯、洗澡、穿衣,諸如此類不甚有價值,不值得一提的事都變得難能可貴。

 腦袋就這麼清明起來,生命中的事如何能區別價值的高低呢?退休的目的就是要自在,當你能接受每一天來到生命中的人或事,而不是去區分它的價值,那應該就是自在了。

 今天,我告訴自己,就這麼決定了,別再找骨頭的麻煩,想停就停下來,又何妨?

 

創作者介紹

腦與生活

BrainLOH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