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 名:心靈點滴
英文片名:Patch Adams
國 別:美國
發行公司:環球電影公司
出品年份:1998  
演 員:羅賓威廉斯、莫妮卡波特、菲利浦西摩霍夫曼、巴布甘頓
導 演:喬舒馬奇 

 羅賓威廉斯所主演的《心靈點滴》,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而成的一部電影。片中主人翁派奇亞當斯,早年因罹患憂鬱症,吞藥自殺住進精神病院,然而院方不重視患者需求,同時也未提供適切治療,整個醫院瀰漫著一股嚴肅、冰冷的氣氛,患者也呈現慢性「機構化*(institutionalization)」的特性。

 醫師雖對派奇實施個別心理治療,卻徒具形式,甚至有違醫療倫理,可說是會談治療的錯誤示範,例如:治療者漫不經心一邊泡著咖啡,一邊進行治療,盯著書面資料看,幾乎從不抬頭看患者一眼;此外,他在主動探索患者年幼喪父的早期傷痛後,未做適當處理即草草結束會談,也讓派奇感到錯愕不已。

 有明顯自殺企圖的憂鬱症患者,通常有必要住院接受治療,然而精神科病房中的各種奇怪的人事物,很容易會讓人們難以適應。派奇一開始也對醫院環境感到陌生,不過在細心聆聽並瞭解這些病友後,他發現他有助人的天分,不僅帶給大夥兒許多歡笑,同時也讓自己忘掉憂傷。於是他毅然決然出院,並在數年後進入醫學院就讀,以服務人群、散播快樂做為終身職志。

 派奇認為做一個醫師,不只要治病,更要治人,充分展現了對患者的尊重與關懷。一次主治醫師巡房,直接在病床邊以專業術語和學生們討論患者病情,且以診斷名稱指稱病人,而唯有派奇重視患者叫什麼名字,這讓對方感到十分溫馨。當時醫學界普遍的看法是,直呼患者名字可能產生反移情作用*,進而影響診療時判斷的準確性,因此患者經常不被當作「人」看待,但派奇堅持要給予患者最人性化的服務,他甚至常抽空到兒童病房充當小丑,只願歡笑常留醫院。

 派奇的同學凱琳,內心深處也有難以抹去的傷痛。她非常羨慕蝴蝶,因為毛毛蟲一經蛹化,便能擺脫過去、振翅高飛,幻化出新的生命;可是,長久以來她一直視男人為夢魘,只想與男人劃清界限,直到感受到派奇的助人熱情與無私奉獻,看到周遭人們的改變,她才總算敞開心胸,接受派奇。

 可惜好景不常,凱琳在隨後的一場意外事件中被人殺害,派奇感到極端自責,再度陷入憂鬱泥沼,甚至想從懸崖邊一躍而下。所幸就在他內心不斷掙扎之時,一隻蝴蝶翩翩飛來,他突然領悟到:堅持自己的理想,繼續為世人服務,所有悲傷才能得到超越!

 四隻手指如何能看成八隻?當年與派奇一同住在精神病院的老病友說:「不要限制在問題上面,才能見到人所未見。」當派奇把焦距放在老病友臉上,不再關注手指有幾根的時候,他赫然看到八隻手指頭!

 如果您無法擺脫憂鬱的侵擾,或許跳脫原本視野,把注意力放在關心別人之上,就能讓您揮別憂傷,迎向光明。 


◎電影處方籤
身陷憂鬱泥沼的朋友,可以去看《心靈點滴》,並思考以下幾個問題:
一、我所憂傷的主要問題是什麼?與派奇、凱琳有何異同?
二、派奇超脫憂傷的關鍵是什麼?我是否可用類似的方法戰勝憂鬱?
三、將四隻手指看成八隻手指,到底透露了什麼樣的「禪機」?我能否參透它而有所「悟道」?

◎心理癒療DIY
機構化:
精神病患因長期居住在療養機構中,形成慢性化、缺乏動機,更難回歸社區的一種不良結果。
反移情作用:
治療者因過去特殊生活經驗,而對病患產生某種不尋常的情緒感受,通常會妨礙正常治療歷程的進展。

本文摘自《心理癒療DIY-韓心理師的電影處方箋》
韓德彥心理師著/行雲文化出版
圖片提供:得利影視股份有限公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腦與生活

BrainLOH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