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書寫生命故事」寫作班……
一群熱愛生命的夥伴們在此開啟了新的旅程,透過寫作的洗禮,在回憶中省視生命的模樣,發現生活的啟示。心情點滴串起文字,以真摯的面貌,邀請你我共讀,分享故事中的心靈軌跡。

愧疚

作者/申自偉

 父親走了已經一年了,他的東西大多還放在原處。他常穿的衣服,他的書桌,和他蒐集的一些小玩意兒都還在。這一年我一直在清理,不知道為什麼總是理不完。正如我和他是永遠斷不開的。昨天,我花了點時間處理掉他的幾根拐杖。他一輩子都沒用到這些,但他卻很喜歡蒐集,不管是朋友送的,或我買給他的,他總是一枝枝的保留著。有人說:「父母走後,要以最快的速度把他們留下的的東西打包處理掉,該丟的丟,這樣才能很快的走出悲傷」。拖了這許久,或許是我下意識裡根本沒有打算把他清完。

 印象裡的父親隨著我自己年齡的增長而不同。小的時候,有事情了,總是去找他,覺得這是理所當然,就好像躲在樹下,自然可以擋住日頭。

 父親在母親走後,非常的孤單,每天總是安靜的躺在沙發上等著我下班,他變得非常的依賴我,不是生理上的依賴,而是心理上的。他每天總是會打好幾通電話給我,只是為了和我說上幾句話,電話的開場白總是:「你吃飯了沒?」這些簡短的對話,我現在才瞭解, 他其實並不想打擾我白天的忙碌,而是身不由己的「孤獨感」。

 有一天,很意外的他突然對我說:「我想去看心理醫生」。看了醫生之後,他就開始吃抗憂鬱的藥,過了一陣子,好像也沒有甚麼效用。我當時自認為這是老年喪偶的正常現象, 沒花多少的心思真正去幫助他。另一個原因是當時母親才走了一年多。母親在最後的時日,我和哥哥總是醫院、公司、住處幾頭跑。那種日子讓我害怕。我自認父親還很健康,不需要看醫生。我的忽視是錯的!

 他走後,每次想到他,總是會掉淚。流淚是自責,責怪自己的疏忽和錯誤的判斷,責怪自己當母親離開後,忽略了他精神上的無助。當時,我每天忙碌。沒想到一個老人失去伴侶後的無助是那麼的巨大。我很後悔在他最後的時間,最希望有一個人和他說話的時候,沒多花點時間陪著他。

 這一年父親的離去,沒多久我也離開了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心裡有很重的失落感,我非常的徬徨。當我想到父親為我所做的一切,我的自責更加深了。

 我知道,我應該從這悲傷裡儘快走出來。我試了,但失敗了。我只能交給時間……。

 他留下的那些拐杖,我刻意的保留了一根。以後爬山,帶著它,走得會安穩一些。

 

創作者介紹

腦與生活

BrainLOH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