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書寫生命故事」寫作班……

 一群熱愛生命的夥伴們在此開啟了新的旅程,透過寫作的洗禮,在回憶中省視生命的模樣,發現生活的啟示。心情點滴串起文字,以真摯的面貌,邀請你我共讀,分享故事中的心靈軌跡。

母與子克服「老人憂鬱症」

作者/林寬興 

 「鈴─鈴─鈴─」客廳裡的電話聲一直響著,奇怪地媽媽為什麼不接電話。我回家時,在樓下按了幾次門鈴,媽媽怎麼不幫我開門。媽媽只告訴我,突來的聲音讓她覺得害怕、恐慌,以後的電話要我自己接,我也不以為意,認為年紀大了,老人家都是這樣!漸漸地我發現她為了小事,堅持己見與她的姐妹吵嘴,而且慢慢地行為退縮,不願見到陌生人。有一天,我發現她在房間哭泣,我問她發生什麼事,她說:「我覺得我很沒有用,我這一生算是完了,只怕以後會連累到你們!」我想事情「大條」了,急著開導她。那時「笨蛋」的我,千想萬想都沒想到是「憂鬱症」(當時憂鬱症尚未成為顯學,大部分的人都不了解),沒有馬上送她到醫院看精神科,接受藥物的治療,否則可讓媽媽少受一些憂鬱症的折磨。我只有用自己的方式,去幫助媽媽克服憂鬱症,讓她過正常的生活,效果居然非常好,其實她過世的前幾年,她很快樂,我們母子的感情特別好,她也一直在口頭上對我表示謝意。在這裡,我願與大家分享我的方法。


 外公早死,外婆不得已把媽媽送給人當養女,媽媽從小就很聰明,不因要做繁重的家事而放棄學業。終於她考上「台南女中」,畢業後當日據時代的小學老師,光復後,沒當老師,嫁給父親,父親事業失敗,隻身跑到台東當礦工,媽媽不得不到處跟親友借貸,並打零工以撫養四個年幼的小孩,最後不得已回到她養母的家。我是老大,這種寄人籬下的生活,冷暖自知,畢生難忘。危機是轉機,媽媽趁著機會,苦讀中文,終於檢定國小老師成功,從此家裡安定下來,不再到處流浪。後來她幫助父親經營果園,買下我們第一個「家」,我大學時,她又去讀了五年的師專。她的一生是台灣女人的「油麻菜籽」的命,又有堅忍不拔的「台灣阿信」的精神。如今老了、病了,做兒子的我再怎麼忙,也要想法子來幫助她。我採取了「生命回顧」法,陪媽媽一起回想,重溫過去的生活點滴,我們一起看一些有紀念價值的物品,我向她訴說,童年的我體弱多病,如果沒有她,我早就掛了。我利用這種方式,讓媽媽將她生命中的各種片面整合在一起,讓她再度肯定自己存在的生命意義。

 第二個方法,我鼓勵媽媽常回去南部,與親戚、老朋友、老鄰居、老同學相聚,也鼓勵她參加老人社團活動,唱唱老歌,與新朋友遊山玩水,漸漸地,她變得有笑容了。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我學會女兒常向我灌迷湯地說:「爸爸!我愛您!我好想您!」我如法炮製,也向媽媽說:「媽!我好愛您!」你們想她第一次有何反應?她說:「興仔!你發什麼神經!?好肉麻!」她笑了,以後她習慣了,每一次也都跟我說聲謝謝,一直到她過世前,我們母子倆都維持一種微妙而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感情,媽無憾了!我也無憾了!今天是媽媽逝世12 周年忌日前夕,我好想好想再跟您說聲:「媽!我愛您!我好想您!」

 

創作者介紹

腦與生活

BrainLOH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