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9467.JPG  

講師/林信男教授

 地球上有千千萬萬種生物,許多動物長得比人類高大魁梧,但以大腦體積的比例來說,沒有任何生物能和人類匹敵。因為有這特別的大腦,人類具備許多有別於其他動物的能力。譬如,動物無法把聲音變成像人類那麼有意義的語言,人類不僅用語言相互溝通、以豐富的情緒表達傳遞訊息,更能以文字記錄傳承,跨越時空的限制。


 就好像電腦中的程式一般,大多數的生物,都依照某種內建的模式存活,鮭魚迴游不斷,持續生命的循環;候鳥在季節轉換時,即刻啟動遷徙的機制。只有人類,並不完全仰仗本能,其舉止不必受制於體內的嚴苛指令,不必針對命定本能密碼來做出反應(not programmed),可以憑著大腦認知而行動。維也納第三心理治療學派的創辦人維克多‧法蘭克(Victor Frankl)在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省悟,人類發明了毒氣室,也只有人類在進毒氣室的時候,還可以抬頭挺胸,維持尊嚴。足見人性異於其他生物,巨大的影響力同時帶來正面與負面的結果,如何發揮正向力量,便成為人類必須反思的課題。

 埋藏人性秘密的大腦,不僅構造複雜,也富於變化。先天的基因對人具有某種程度的決定性,後天的生活經驗仍可鍛鍊大腦的功能,就如身體的肌肉,越練越強壯。研究發現,觀察小提琴家的大腦結構中,控制手部的腦區較一般人擴大。我們的大腦會因經驗不斷重整,隨著年齡增長,神經元的連結更茂密、左右腦的功能發揮也更平衡,雖然反應不如年輕時靈敏,推理與情緒管理的能力卻較以往增強,使年長者能以成熟、圓融的方式待人處世。

 人類擁有特異的大腦,創造出豐富的文化成就,也使科學不斷進步。數十年來,城市中越來越多人吃得好、穿得暖,連去麥當勞都有「得來速」可以快速取餐,生活變得方便,問題也能馬上獲得解決。然而,物質文明日漸富裕的同時,精神生活卻未必隨之提升,甚至造成負面影響。

 幾年前我到澳洲旅遊,驅車在澳洲廣大的荒漠上,導遊說了一個故事,令我印象深刻。澳洲的原住民生活在廣袤的沙漠中,為了求生存,他們每天從太陽升起即出發尋找食物,各個身強體健,也發展出豐富而獨特的文化。後來,經過種種歷史因素,澳洲政府為過去的迫害而道歉並賠償原住民,想不到,物質生活的補償,反而使他們失去奮鬥的目標,有些人終日無所事事,失去原本充滿生命力的樣貌。


DSC09465.JPG  

 有趣的是,同樣在這片沙漠中,生活著另一個強壯的族群──駱駝。早年為運輸貨物,澳洲從中東進口駱駝,汽車普及之後,商人將駱駝野放於沙漠,任其自生自滅,看似危難的遭遇,反而鍛鍊出生存動力,繁衍出眾多數量。

 由此可見,人生中許多事情並不能只追求短暫的目標,世界上沒有幸福特效藥,往往在苦痛過後,才能焠鍊出真正的智慧與幸福。人情世故更需要時間的沉澱,精神層面的成長更需要一步一腳印地學習。

 大腦中的幸福迴路,是可以經過學習來強化的。生活中,從事不同活動,保持智能的活躍、適度給自己一段放鬆的時間,都是活化大腦的好方法。除此之外,建立冥想的習慣、或在日常生活關心他人,可以刺激大腦左前額葉,增強積極、樂觀的思考。

 有句話說「分享的快樂特別多,分擔的重擔特別輕」,當人與人增加友善的互動,大腦中同理的功能增強,能夠克制負面的情緒,則社會上的衝突就能減少。在生命經驗中漸漸學習認識自己、接受自己的獨特性,則人人都能發揮所長,改進缺點,造福世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腦與生活

BrainLOH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