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診療工作中,有一種個案給人的印象非常深刻。通常這類個案從小到大,因為種種家庭中的因素而造成內心的創傷,在過去精神分析盛行的年代中,任何一位個案都可以成為精神病理探討的主題。現在的精神醫學講究腦的生物學病理,所以對於病人因為過去心理創傷引發的憂鬱、焦慮、對人生的種種怨懟、對生活不滿意的精神病理狀況,都可以用一些適當的藥物來給與幫忙。對大部份人來說,兒時的一些創傷經驗,大致上應該都可以安穩地渡過,或是從不好的家庭環境中成功地調適過來,而且都還能開創人生快樂幸福的新格局。然而,對於部分在兒童或青春期經歷過嚴重心理創傷的人而言,他們卻是一直都生活在痛苦的經驗與回憶中。藥物的治療雖然能提供部分的幫忙,不過他們的生活依然是陷在舊有的泥淖中。

有一位案例的情況,可以清楚地呈現出這種困擾。就臨床上所見,她是一位對種種周圍事情都比較敏感的人,在人際關係上非常謹慎,對世間種種現象都有很深的感受,任何社會事件都會引起她產生強烈的情緒反應。長期以來,她跟唯一的哥哥一直處不好。至於跟她相依為命的母親,因為年事已高,加上疾病纏身,病人沒有能力獨自承擔照顧母親的責任,不得不讓她心懷芥蒂的哥哥帶回家照顧,以致病人心裡面產生強烈的罪惡感。....(全文請連結至「腦與生活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腦與生活

BrainLOH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