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大學的時代,一群人最常掛嘴邊的勵志讀物免不了就是「天地一沙鷗」、「老人與海」、「流浪者之歌」,那是民國70年之前,走普世風的還有金庸的武俠小說。

 研讀認知與臨床神經心理學之後,我產生了恍然大悟的感覺:那瘋瘋癲癲的、左手打右手的周伯通,顯然是傷了胼胝體前肢;楊過必須在悲從中來、想及與小龍女的聚少離多時才能使出的黯然消魂掌,大概是情境依賴式的記憶;段譽時而通、時而不通的六脈神劍,原來是工夫未到,雖有後腦知覺區和前腦動作區的記憶內涵,卻與前額葉之間沒堅實可觸接的提取管道;而那沙鷗、老人以及赫曼赫塞等,當然就都是奉行前額葉功能訓練的苦行僧囉!

 對我而言,過了二十多年了,賞析了近代腦科學蓬勃發展之美,對知識和生命的解構與放鬆,也逐漸成就了生活與情緒的重整和喜悅。

 今年初,精神健康基金會突然徵召我去嘉義大學給一堂演講,說是:「訂個關於大腦的題目!」,那時杵在校長室正為孩子們繁忙的我,忽然間這麼心情轉易,信手一捻,「觀IN!」說定了。不久,台北來了回話,問這題目有什麼用意?

 關照內心,往安靜的內心看看,那同樣都來自基因型的身體機器,為何在每個人的神奇大腦經驗裡卻運作出如此不同的表現型。進退之間,唯有in-sight,進行了蛻變著、也覺察著的永恆對話,前額葉產生了特殊的力量,監控了生命體的標的(Hill)。生命道上,春過夏至漸臨秋,愈來愈感覺對正面社會系統的期待和積極投入奉獻的渴望,就用insistent來表達這迫切地、堅持地的意念(Will)。最後一個理由,要讓大眾明白原來個體就具備自己監控大腦的功能,要相信自己能給足後天環境對先天基因的影響力,而且這樣的自覺愈早愈好,策略(Skill)上就利用銘印現象(取其類音,imprinting)的演化精神吧!就是這麼巧,去年讀到一篇S. Moran和 H. Gardner (2007)的文章,說Hill、Will、Skill結構了執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卡的正正是校園中進行多元智慧教育的關鍵。

 接到台北電話的當下,一時之間我實在不好說,以上所言就看成讀書人為賦詩詞吧!7年前,也是大腦話題來掃蕩我的學術和臨床生涯,我隨著內心的強風和覺醒離開高雄醫學大學心理系的教職,飄進了青少年的校園,夢想著要用前額葉來關照校園,喔!讓教育工作者善於掌握生理上前額葉日趨成熟的時機吧!喔!讓校園能提供一個讓青少年逐步掌握前額葉功能(Mind)的教育環境吧!7年下來,身體的確老了也累了,唯有用腦活著,才能深深體會幸福感(Well-being)。觀IN!內心真正私密的理由,是我敢說我就因為這特定的映照,所以懂得對精神健康基金會尊敬不已。

 大腦!對精健會而言,對我而言,會還有誰比它還IN?還夯?

郭乃文  精神健康基金會精健之友
台南市光華女中校長


郭乃文:現職:台南市光華女中校長;成功大學行為醫學研究所、高雄醫學大學心理學碩士班兼任副教授。

 

創作者介紹

腦與生活

BrainLOH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